朕怀了前世叛将的崽 / 止宁0分

人气:1178 连载中39.06万 加入书架直达底部我喜欢

朕怀了前世叛将的崽 冷宫之子,一朝被所爱之人亲手推上了至尊之位,做了一世的傀儡皇帝,临到死才知这短暂的一生不过是权力与欲念的一枚棋子。 城将破,幽禁多年的他划花了拖累自己半生的桃花面,一尺白绫结束了他悲催的一生。 一朝重回少年,看着掖幽庭里那个被王孙贵胄子弟肆意践踏欺辱的叛将遗孤,他想起了上一世的那个满身血腥攻破城门的肃杀枭雄。 李元悯叹了口气,将脸青鼻肿的小孩悄悄牵回宫中好生照料,只望能消去他身上的一些戾气,少些生灵涂炭。 *** 多年后,平定边疆的定远大将军回朝,第一件事并不是归府,而且径直入了内宫,亲手给陛下脱了鞋袜,伺候沐足。 “臣为陛下的江山社稷殚精竭虑,误了终身,” 高大威武的将军微眯着眼睛,一双利目炙热, “陛下是该还臣一段姻缘了。” 【每晚八点日更狗血八点档,双向救赎,双性生子,依旧延续作者一向天雷滚滚的狗血作风,任何不适及时离开。】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【预收文,下一篇开】《不说谎的妻子[ABO]》 一 与霍衍高度契合的Omega未婚妻闹出丑闻后,蒋家便将那藏了十几年的名义上的养子作为替代品,送去了霍宅。 虽只是个替代品,但这位刚刚成年的小Omega俨然比原主更适合当这个摆放在霍家大宅的美丽花瓶——他乖巧懂事、逆来顺受,最大的愿景便是努力怀上霍衍的孩子,并为此做出令霍衍十分满意的行动。外头霍衍的花边新闻在各大媒体闹翻了天,他也只是垂下雪白的颈子,温顺地跪在地上,为深夜归来的霍衍脱去鞋袜,并适时送上温热适口的醒酒汤。 多么趁手的小东西,霍衍想。 然而一切戛然而止于某一天,霍衍突然发现了自己拥有听见别人心声的能力。 刚回家,小Omega迎了上来,温柔谦卑地如往常一般跪在地上为他脱去鞋袜,然而霍衍却是听到了他无比厌烦的一声【“啧。”】。 …… 霍衍脸色铁青,强自忍耐,搂着他就寝,小Omega虽一脸羞怯欢喜,可那厌恶至极的心声却愈发激烈地冲击着他的耳膜。 【狗男人怎么还不死?】 霍衍:? ——不可一世的霍衍岂能轻易叫他好过,他猫捉老鼠般不急不慢地玩弄,准备折磨到奄奄一息之际,再一举握碎掌心中这个虚伪至极的小东西。 他可太迫不及待看到他绝望的模样了。 二 柏青自小养在蒋家,准备随时为体弱多病的蒋家少主献上他的血、他的器官,包括他无人在意的尊严。 他隐忍筹谋多时,想博一个可以由自己掌控的人生。 只是这条原本的坦途却突然比计划中的难上千万倍——不过他不怕,再忍半年,他便攒够资本脱离苦海了。 这是一个不懂爱但学着爱人的狗攻与一个心机小可怜的故事。 攻前期【非常】狗,所以这又是一个火葬场的故事。 【同样的狗血配方,一切设定只为狗血剧情服务,不喜速速离开,peace&love。】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【完结文】《倾世男妃》 文案:南朝有佳人,一顾倾人城。 顾清宁身怀南朝第一大美人的皮囊,出身世家府邸,乃堂堂一朝太傅之独子,一夜之间,奸佞陷害,家破人亡。 顾小公子手无缚鸡之力,胸无半分韬略,空有一副第一美人的好皮囊,如何报这血海深仇?那便只能以身侍仇,伺机报复。 可最后咱这顾小公子却发现,自己报复错了对象,还白白地怀上了人家的种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【完结文】《双面》 文案一:余鱼突然发现,他的每一周多了一天星期八。这一天,肆意欺凌他的铁腕总裁疼宠他入骨。 一日的甜化去七天的苦,然而美好的星期八在逐渐缩短…… 直到那一晚,余鱼惊恐地看见身上的总裁从宠溺到迷茫再到愤怒的眼神…… 文案二:周瀚海其人,性格暴躁,工作至上,不婚主义,直男一名。 不知何时开始,他发现每周天下午,那个徒有外表的草包下属总拿各种借口接近他。 直至某一日,他发现了躺在怀里的那个自己讨厌的人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【完结文】《小丈夫》 【文案】作为一名雇佣兵,直男邵峰生平最爱的就是枪支与女人。一朝任务失败穿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朝代,还被一弱鸡一般的小书生给娶了。 他这小丈夫俊美体弱,是个穷酸书生,被族亲侵占家产不说,还被欺负得连个下人都不如。 作为“契妻”,邵峰的任务便是好好地整顿家风,收拾这一群混账族亲,顺带在这个莫名其妙的朝代博出一番事业。 哦,为了他的温香软玉,还得顺带将他的小丈夫给掰直了。 然而,掰着掰着怎么就让这貌美软萌小丈夫给掰弯了……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【完结文】《重生之契弟》 苏凌觉得自个儿挺倒霉的。上辈子当个孤儿苦巴巴恋着一个男人原本就够可怜的,今儿穿越了,却被个土匪样的男人霸着当什么“契弟”。


最新章节:121、番外四 命运
 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hscwyy.com 新快眼小说》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!   李元悯从马背上翻身下来, 牵着缰绳走过了一段泥泞崎岖的小道,微雨打湿了他的蓑衣,正滴滴答答往下淌着水。   三‌月的春雨将眼前的人间描绘成‌了一幅山水画, 由远及近, 浓淡相宜, 是丹青大家也描摹不出的绝世名作。   李元悯心间惬意, 不由放缓了脚步,一边走,一边看,恣意地享受这‌片湿漉漉的美好春光。   这‌段一炷香的脚程李元悯足足走了将近半个时辰, 待回到那座溪边的农舍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 他将马儿系在农舍前的木桩上,这‌才缓步进屋,脱去了蓑衣蓑帽, 露出一张昳丽的脸来。   他抖了抖.....

更新时间:2021-04-07 18:43



章节目录

评论

友情链接